宋朝,有一位男子,名叫赵明诚

唔,我赌一块饼干,你肯定不知道他是谁。


 

但是他夫人的名字你一定听过,咳咳,只要你接受过大天朝的九年义务教育。

她就是号称“千古第一才女”的李清照,号易安居士,婉约词派代表人物,……(下省三百字)

说到这位女词人,此处请先容我插播一段痛苦的回忆。


 

回忆杀结束,咱们回归正题。

李清照喜欢赋词,尤其是一些“凄凄惨惨戚戚”的词,经历过高考的同学应该深有体会。

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她总是要写得这么“凄凄惨惨戚戚”呢?

其实,这背后有一个闻者伤心,听者落泪”的故事。


 

宋徽宗崇宁二年,也就是李清照与赵明诚结婚的第三年,受朝廷党派之争牵连,年满廿岁的李清照被迫与夫君分离。两地分居,天各一方,加上两人婚后情深意笃,李清照对自己的明城夫君自然甚为思念

 

万一碰上个重阳佳节,亲朋相聚之时,那思夫情绪更是一发不可收拾。于是便有了我们都曾“经历”过的填空题:

“_________,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醉花阴》


 

据元伊士珍的《瑯环记》记载,这首词还流传着这样一段故事:“易安以重阳《醉花明》词函致赵明诚。明诚叹赏,自愧弗逮,务欲胜之。一切谢客,忌食忘寝者三日夜,得五十阕,杂易安作以示友人陆德夫。德夫玩之再三,曰:‘只三句绝佳’。明诚诘之,答曰:‘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正易安作也。”

这么直白的文言文,我表示不想翻译咯~


 

嘛,如果你读懂了,你就会发现!这赵明诚放到今天,那妥妥是活孤生的节奏啊!!!!!(前提是这段记载属实的话。)


 

不信,脑补一下这样的场景:女票微信男票说想他了,结果男票回了一句,“你好有文采,我要和你比比!”我想,只有这个表情可以表达女票此刻的心情。


 

辣么问题又来了,有这么一位“活孤生”的夫君,李清照究竟是如何排解她的闺中怨绪呢?答案就在她的词中:

“有暗香盈袖”——《醉花阴》

“沉香断续玉炉寒”——《孤雁儿》

“梦断偏宜瑞脑香”——《鹧鸪天》

“玉炉沉水袅残烟”——《浣溪沙》

细心的同学应该已经猜到了。


 

那就是——焚香。围炉焚香,以解相思。这相思愁绪能不能化解就不得而知。

不过,对于焚香之趣,古书上倒是多有论述。从唐宋至今,在中国的传统文化中,素有把焚香、品茗、插花、挂画作为文人四雅”之说,其中又以焚香为四雅之首。红袖添香,秉烛夜读,意在修身,亦在养性。


“焚一支香,让心有所皈依;揭一页书,让灵魂轻装上路。”

唐马仕“悟·道”香盒承继千年香学精神,在生活节奏太快的今天,告诉我们,其实脚步可以放慢一点,心可以安静下来。


  

一枚檀木书签    一个纯铜的葫芦香插     数20支地道老山沉香      组成·道”香盒套装



  

禅意佛手,思悟铜莲,融入书签中,传达出一份高雅人文气息。

想感受这份文人雅趣,不妨来唐马仕把“悟·道”香盒带回家

 

如有需要请咨询唐马仕专员:152058173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