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13日上午,万众瞩目的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提请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审议。根据方案,改革后国家旅游局将和文化部合并,成立文化和旅游部。原来的文化部、国家旅游局将不再保留。

一石激起千层浪。继体育旅游、全域旅游等热词之后,随着文化和旅游部的提出,文化旅游一词的热度势必会持续很久。

文化和旅游融合的必要性

文化和旅游本来就不分家,旅游本质上是一种文化体验、文化认知与文化分享的重要形式。与此同时,文化又需要通过旅游来创新、传承与传播。

根据国家旅游局之前披露的数据显示,旅游文化产业已经成了我国国民经济中越来越重要的支柱产业。2017年国内旅游人数50.01亿人次,比上年同期增长12.8%;入出境旅游总人数2.7亿人次,同比增长3.7%;全年实现旅游总收入5.40万亿元,增长15.1%。初步测算,全年全国旅游业对GDP的综合贡献为9.13万亿元,占GDP总量的11.04%。旅游直接就业2825万人,旅游直接和间接就业7990万人,占全国就业总人口的10.28%。

国务委员王勇在对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作说明时表示,文化和旅游部的主要职责是,贯彻落实党的宣传文化工作方针政策,研究拟定文化和旅游工作政策措施,统筹规划文化事业、文化产业、旅游业发展,深入实施文化惠民工程,组织实施文化资源普查、挖掘和保护工作,维护各类文化市场包括旅游市场秩序,加强对外文化交流,推动中华文化走出去等。

这些表明,国家已经意识到文化事业、文化产业和旅游产业融合发展的必要性。文化和旅游部一旦组建成立,有望实现现有资源的最佳配置与有效管理,为旅游产业注入全新的丰厚文化底蕴,为文化事业的发展传承塑造鲜活的产业形态。

文旅融合的成功案例

其实,在文化和旅游融合上升为国家战略之前,“文旅”一次已经被广泛提及,甚至形成了相关产业。

以玄奘之路戈壁挑战赛和八百流沙极限赛著称的行知探索,很早就已经意识到文化和旅游融合的趋势。从2006年首届玄奘之路戈壁挑战赛开始,到今年已经是第13届。比赛路段设在甘肃和新疆交界的莫贺延碛戈壁——史称“八百里流沙”,一千三百多年前,玄奘法师在这里经历了追杀、背弃、迷路、彷徨、生死……最终立下铮铮誓言:“宁可就西而死,岂能归东而生”、“不至天竺终不东归一步”。尽管五天四夜滴水未进几将殒绝,但依然心无所惧一往无前,最终实现了从坚持到超越的伟大升华。行知探索以此典故,深挖其文化内涵,结合敦煌市“大敦煌文化景观大道”政策,与当地政府联手打造了这个经典的文旅产业项目,效益可观。

大数据显示,该项赛事直接消费2.16亿元,当地城镇居民年人均增收1170元,拉动地方消费逾9亿元,解决地方就业80000人/天次,当地用车25000辆/天次,这些都给当地的经济做出了贡献。

由此可见,中华文明上下五千年,各地均有着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等待着大家去挖掘,而地方政府也有着巨大的需求,文化与旅游的结合,不失为促进产业升级和消费升级,带动地方经济良性发展的一个路径。可以预见,未来国家也会在政策层面上给予大力支持。

相较于行知探索的重资产打法,匠玩旅行结合当地传统文化和风俗民情打造的深度旅行体验产品也是文旅结合的很好案例。主做新疆深度游线路的匠玩旅行与喀什有关部门联合创办的“石榴籽计划”,旨在让游客去深度体验和了解喀什老城的文化,了解他们传统的工艺以及维吾尔族人民的日常生活,从而增强民族友谊和团结,同时带给游客不一样的文化体验。就像上文提到的,旅游本质上是一种文化体验、文化认知与文化分享的重要形式。游客深入喀什老城体验当地文化,正是这种观点的体现。

匠玩旅行创始人王桢表示,这种与当地文化相结合的深度游线路,一旦运作成熟,就可以复制到其他地方,除北京、南京等历史文化名城,类似于喀什这样开发程度低、文化底蕴深厚的小众目的地也可以复制。

而近两年大火的营地教育、研学旅行等行业,因其极强的教育属性和旅游属性,也成为文化与旅游相结合的成功范例。

位于历史文化名城西安的营地教育机构世纪营家,自成立以来就致力于将传统文化与营地教育课程相结合。董事长程虹曾表示,世纪营家希望把陕西的传统文化和非物质文化遗产融入到营地课程里去,借助西安实景实地的体验,让古典文化流行起来,让传统的中国式独特美学再次回归到孩子们的视野里与生活当中。以中国传统打击乐器——鼓为例,陕西是中国锣鼓胜地,其中最有代表性的有安塞腰鼓、蒲城跑鼓、洛川蹩鼓、蛟龙转鼓等等,每种鼓都有两千年以上的历史,鼓文化具有深厚的人文价值和历史意义。鼓乐是非常具有视觉冲击力的美学体现,参与度也非常高,可以让孩子们在玩的过程中感受一种别样的时空绵延和厚重的历史气息,从而达到教化目的。

总体而言,文化和旅游部的出现对旅游行业来说是一个重大利好。国家机构改革的宗旨是为了进一步深化改革,文化和旅游部的成立也为文旅产业优化发展提供了机构保障。相关产业及延伸产业可以将其列为影响公司发展的重要因素。